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神秘富家女
神秘富家女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神秘富家女

「吃惯了海产,改换山产如何?」琳达这一问显得多馀了,在这偏僻山区还 能有别种选择?小陶一面苦笑一面望着她从後座取出一瓶洋酒,他觉得她的个性, 有必要深入研究。
 
  山林野店的生意不错,果然菜肴都很可口,可见琳达还是个老饕。他们聊得 很愉快,一瓶威士忌喝去大半瓶,琳达双颊艳红,一双大眼睛灵活转动,瞟呀瞟 的,教小陶心疼死了,但他压根没想到,他们的下一个目标,竟然是市区内的一 家宾馆。
 
  难道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酒精作祟?
 
  琳达一进房间,就紧紧抱着小陶狂吻,天长地久似的不知进行了多久,之後, 双双倒在床铺上,她三两下就褪去躯体上所有的衣物,一面轻咬着小陶的耳朵一 面呼唤他:「吻我!我要你吻我全身每一肌肤,从脚趾头开始。」
 
  这是「圣女贞德」下的第一道命令,小陶得令了。
 
  他俯下身先吸吮她的脚趾头,那一根根像钟乳石的玩意令他爱不释手,其间 还夹杂少许澎湖的海沙:指甲盖小得像珍珠,竟还有些冰凉;至於握在掌心的整 个脚掌,那样的柔软、那样的赤裸、那样的光洁,不由得教他的阳具更加坚挺起 来。
 
  从脚掌向上延伸,到大腿根部时,他清清楚楚瞧见了她的阴户。第一次,小 陶如此近距离看着女人的私处,心跳不禁加速。琳达的耻毛颇长,呈Y字型,隐 隐护卫着那最神秘的地带似地。他轻轻拨弄它,终於探向阴道去,才一接触,就 发觉一道淫水早已顺着股沟流在床铺上,湿成一片。
 
  小陶抚弄着两片阴唇,感觉上彷佛它们会吐纳一般,一呼一吸之间,便源源 不绝的流出分泌物,把玩一阵後,他用中指直接插向核心,立即闻听到琳达的呼 喊。
 
  「不要停,小陶哥哥,用嘴!用嘴!」琳达的呻吟快速起来,且愈来愈大声。 
  小陶赶忙凑嘴上去堵住了她的阴户,这是「圣女贞德」所下的第二道命令, 不过一股骚腥味可不太好受,他屏住气息伸出舌尖猛向里探索,就好像伸人了一 个无底的水洞,一次次向里舔,骚水便源源淌出,和他的口水混在一块;而琳达 的双腿也更加不安地抖动起来,时而夹住他的头颅、时而大大张开,甚至用双手 拉着脚板高高仰起。
 
  小陶从未做过这种事,有一种微妙的感觉,小弟弟也硬挺得受不了了,尤其 琳达还不时用脚去挑逗它。
 
  「我要吻你,我也要」琳达又在呼喊。
 
  小陶爬起身子抹抹嘴又凑上前,岂料琳达竟说:「不是,我要吻你那根棒子。」 
  这种情节他在A片里早看过,不过这晚的配合度完全就像琳达有根魔术指挥 棒似的,要他做什麽就毫不迟疑。小陶一个大翻转便把屁股朝向她,阳具很快便 被琳达紧紧握住,跟着,她就塞入口中,死劲地吸吮着,一手还把玩着他的卵蛋。 
  在琳达技巧的吸吮下,小陶舒服极了,情不自禁地又埋首她双股间,尽情舔 着她的下阴,二人很有节奏地你拉我锯,一来一往。
 
  他的小弟弟初次这样被女人舔舐。舌尖在龟头上磨来磨去的感觉,就像是个 顽童被驯服之後,接受大人奖励一般的爱抚头发,满心欢喜。
 
  口交一阵後,就在他觉得要被水淹没之时,琳达一把将他翻转回归正位道: 「现在,好好地进来游一回。」
 
  小陶不费什麽工夫就滑进洞去,淫水多得像觅不到岸边,不过他可不愿像她 喜欢孤独地在汪洋中漂荡,他要拚命地游。就这样,小陶疯狂般的摇动屁股,一 下下往她的内里捅去,那积满水的小洞便发出一声声的呼唤。
 
  「不要停,小陶,再深一点、一点」琳达的声音含混不清,脸部的表情似欢 喜又似痛苦。
 
  「啊啊」小陶快撑不住了,他浑身满是汗水,不断地淌在琳达身上。
 
  「不可以」琳达似乎察觉到他可能要「怠职」了,一把将他推倒,自己爬到 他身上继续接替他的工作,且一面要求道:「摸我奶奶!摸我奶奶!」
 
  小陶握住那两粒也满是汗水的乳房,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樱桃一般的奶头,不 断搓弄。琳达为配合他,双手按在他肩头上,挺起酥胸,让他抚弄个够,下体则 不停地摆动,每一动便更深人一点,恨不得插入子宫深处似的。
 
  小陶的酒意快醒了,感觉愈来愈舒服涨潮了海浪愈翻愈高他要灭顶了他霍然 挺起腰杆,一口咬住她樱桃般的奶头,小弟弟肆无忌惮奋勇地再往她阴户挺进, 这一瞬间,喷洒了。
 
  琳达高喊一声,紧紧抱住他的头,长长的秀发遮住了他俩,就这样静止不动 了。不,她的阴户其实还没停止,仍一下下夹着他的阳具,吸吮他的精液。 
  之後,小陶就感到饥饿起来,也生平第一吹听到琳达的「名言」:「再干我 一次吧!」一个钟头後,他真的做了,这回是在浴室站着做的。因此,小陶更饿 了。
 
  两年後的此刻,他在通化街饱餐後,兴冲冲地搭计程车赶往东区的汽车旅馆, 没想到在门口道出房间号码後,门房竟告诉他:「那个女人已经走了,留了张便 条给你。」他交给小陶一张摺叠的纸。
 
  小陶打开一看,上头写着:「有事先离去,下回再约。」末尾留了个唇印。 
  他怅然离去,什麽都硬不起来了。